抗战之铁血少年团 第01章 拍戏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徐磬峰突然醒过来,还未睁开眼睛就下意识的右手握拳,狠狠打出。当即就觉得已将人打中,接着也听见了有人惨叫了一声,随即猛地睁眼,一个鲤鱼打挺站起,准备再出手却停下来。

    “我靠!你个小疯子下手还真狠呐,人家好心救你,却落得你如此恩将仇报,我还真是好心没好报!”突然有人在旁边说话。

    他看去,一个身缠绷带,好像‘木乃伊’的少年,一只手捂眼一只手拄拐的对自己抗议。

    “徐磬峰你没事了吗?”这时旁边又有个人在他耳旁开口。

    徐磬峰看过去,这个的脑袋和手也缠着绷带,随即在仔细看周围。

    这里是个古建筑木屋的大厅,自己所在的是张白布简易木床,在周围有很多穿着白衣的护士在来来回回的急走,还有不少的伤员,躺在床上因伤痛苦的哀嚎,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他们穿着旧时那五颜六色的**军装,还都是旧破类型的。

    这让他顿时愣着了,随即回想自己的情况,他是名刚入职不久的片警,因一起民事纠纷需要他解决,结果到了事发地点,看见围观的人不少,这本没什么,却不想当事人与他的老板因工资的问题而起了争执。

    当事人随身携带着自制爆炸物,要与他的老板同归于尽。

    在紧急关头,徐磬峰奋不顾身的冲过去推开人质,结果惹毛了当事人,气的拉响了引线要和他同归于尽,徐磬峰想躲却没来得及,随着一声轰鸣响,气浪让他的人被掀飞,摔地之后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等在这边醒来后,也就下意识的出拳了,可等看清了眼前的一切,顿时张嘴惊讶不已,心说,自己受伤不是应该送去当地的医院吗,而这里却是除了医护就是伤残兵,这种情况显然不对呀,还是说,这里是个拍戏的剧组?

    可一想也不对呀,自己可是警员不是演员,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呃,那个,我想问下,大伙这都是在拍戏吗?”发现眼前是个似曾相识的新场景,于是就跟眼前人打听,当他坐回床上时,又突感头疼,用手摸了下,也是缠了绷带的。

    “拍戏?我看你是脑袋被炸迷糊了吧,拍你个大头戏!我刚才看你都没呼吸了,就学着郎中一样掐你人中,结果刚把你救醒你就给我来一下,以后呀,我干脆也不扒你出土了,就在埋你的土包边上插个牌子,跟你说安息吧!”刚才被他一拳打倒的那个人没好气的开玩笑。

    他的年纪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而另外两个的年龄都跟他差不多大,他们都在旁边笑着。

    这时,徐磬峰的脑海中突然有些画面零星的闪现,这些都不是他的记忆,只是现在的头还是有些疼,就没去想和看。

    随即好奇的指问道:“谢谢你救我,只是我的头还有些疼,一时想不起来事情了!我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是谁,现在是那一年?”

    三人闻言互看一眼,在看他头绑绷带,也就没怀疑他说的话。

    当中的那个被他打的男孩说道:“我们都是你的好兄弟,我叫韩玉宇,这个叫穆弘盛,他叫成绍元。这里是淞沪的临时救护站,你是徐磬峰,人称小疯子,是徐家的小少爷。现在是民国二十一年。你和我们都是童子营的,不过,因战场情况的需要,我们现在是十九路军的随营学生,也是义勇军队三小队,归斧头帮的帮主王九光司令管!”

    “啥?斧头帮?王九光司令?中国童子营?十九路军?淞沪战场?民国二十一年?”徐磬峰吃惊的说了一大串震惊的问话,这个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的脑子一时处于宕机状态。

    “你没事吧,不就是被炮弹轰了后土埋了下嘛,至于醒来后听到消息这么大反应吗?”穆弘盛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另外两个把他推醒,徐磬峰接收完信息量并消化掉后,挠头强笑道:“我不是被炸的到现在都还懵着呢嘛!哦对了,你们说我们都属童子营,难道国家允许像我们这样的孩子拿枪上战场?”

    对于斧头帮,他只在港剧上看过,还以为斧头帮是电影杜撰的,没想到还真有,而且还和民国第一高手王九光有关,还有童子营,看他们的年纪都不大,在看自己的胳膊也没多大,由于没镜子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所以这事就先放在了一边。

    “你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呢?”见他摇头,成绍元对他有些无语,随后说道:“现在的我们拿枪属于正常好不好,自民国建国的第二年开始,绅商严家严少爷就开始去那۽留学,考察了۽的童子军教育事业,觉得我国也应该跟着学习,然后,就回来组建了童子军,在当时的人数只有六十人,经过这二十年的发展,现在是全国到处都有童子军!”

    “这么厉害?”他还以为当兵只是大人的事,没想到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那当然了,而且还不止这些呢!”他在细听,成绍元继续道:“本来童子军只归严少爷管的,但在几年前被现在的政府给收为国家军了,开始的改名童子军为zgg童子军司令部司令由张忠仁担任,而后他们就去掉了g三个字改为“zg童子军司令部”,还是由g中央执行委员会直接负责。中央训练部的部长是何应钦兼司令,并于中央训练部下设童子军训育科,办理全国童子军的事务;还有就是,现在已经被规定所有读书的孩子都要军训,而童子军的年纪在大体上可分为幼童军,一般是八岁到十一岁,而童子军则为十二到十八岁就比如我们,还有青年童子军那都是十八岁以上的,以及女童子军,她们也是从八岁到十八岁往上!”

    “还有女童子军,都是跟军队一样训练的那种?”不是说**没有女兵只有谍报员和特务的吗,而且还都是心狠手辣的那种,怎么现在还跟红军那边的娘子军一样了?

    “当然了!”韩玉玉也插嘴:“在学校的有军校毕业的军官去训练,而在军校里的也是自然由军事教官过去教的,我们大多是中央国术教练担任教官!”

    “你的意思,我们也还都是学生?”

    “也对也不对,应该叫战时我们就是拿枪的士兵,等烟火消散了我们才是拿笔的学生!”成绍元想要立正昂头挺胸,却因伤痛不得不坐好。

    徐磬峰内心震撼,自己一直认为孩子读军校和女兵都是红军那边有,以及现代才有孩子读军校,没想到在民国时早就有了,随即回想,在宝岛上好像一直都有童子军的,感情的老蒋把这个习惯给带过去了。

    “小少爷,小少爷!”突然有个中年大叔到处喊,所有人都看过去,那中年大叔年龄也就五十上下,在他后面还有两个随从。

    “徐磬峰,你的管家在找你了!”韩玉玉笑着说了句,再对管家那边招手。

    管家过来一看,是又急又关心,道:“小少爷,老爷听说你受伤,就马上命我过来看你,现在你的情况怎么样了?”

    “呃,我的情况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被炮弹震得忘记了所有东西,只是有点零星的记忆,刚才你喊,如果不是他跟我说你是我家的管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失忆。

    管家大惊:“忘记事情了,这可怎么好!有找大夫看吗?”

    “这不是刚醒嘛,正问他们情况呢!”

    “那我现在就去请大夫过来!”

    “你去喊来也没用,我是脑子出问题,就算是神医再世也没辙呀!”徐磬峰起身强撑着不倒,然后再对管家说道:“你就不要管我了,现在回去让家人都离开吧,这里的战事恐在不久后要结束,到时候留在这里很危险的!我现在要去上厕所……对了,茅房在什么位置?”

    管家呆了呆,随后吩咐随从搀扶他过去找茅房,而且还在想他说的话,随即就有些难以置信。小少爷哪里像脑子有问题,整个人都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说话都是咋咋呼呼的,除了喜欢吹牛皮,还总是做一些疯事,而现在说话竟然是慢条斯理的,性格完全都变了。

    不过又一想,可能是被炮弹给打蒙所致的吧。

    徐磬峰解决完毕,回来时管家还在,问他为什么还不走,管家说要带他跟自己一起离开。

    曾经一直想打仗,特别的看见有那种人的在抗战地点摆谱和岛国不承认侵略的时候,他就想着去打岛国人一顿,可惜自己不是野蛮人,所以就把恨意转嫁到那些罪犯的身上,而现在终于有了现成的公开打鬼子机会,他又怎么会离开呢。

    将管家喊到没人的地方,然后逼着他离开的同时,把他身上的十块大洋给收刮到手,最后命令管家和随从一起离开,还说鬼子在停战时就会到处抢和到处杀,根本就不讲理,就算是求饶也没用。

    管家是非常的害怕,不再废话的赶紧带着随从急速的离开了。

    他没问管家现在的家里情况,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的记忆正在一点点的给拼接着,估计在不久后就可以全部得知这一世徐家的情况了!

    接着回到了病床上,跟那两个铁哥们继续聊天。

    ……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