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鼎 第1章 鼎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鸡冠山顶,一个少年徒手抓住突出的石头爬上来,随后解下背篓,从里面取出绳子系在一颗歪脖子小树根部,将绳子抛下岩壁,随后一个个少年从崖壁登上山来,总共是五男一女。

    坐了一会,一个男生说道,“萧邕师兄,我们去鬼崖涧上看看吧,我想嚎几嗓子了。”

    “好,我们快去快回,得抓紧采药才行,炼丹大比只有两个月了,所需药材可都是需要自己收集的。”

    萧邕站起身,跟在几人后面朝七里外的鬼崖涧走去,绕过一簇簇刺蓬。

    少年不知累滋味,虽然有任务在身,刚刚也是耗费了诸多体力,马上就有说有笑地朝前走去。

    忽然,萧邕转头朝后方看去,喝道,“快跑!”

    其他五人也瞬间朝后方看了一眼,脸立即刷白,不要命地朝前跑去。

    萧邕心中吼道,“该死的,这里什么野兽都没有,老虎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它们不是在八十里外的虎沟吗?”

    回头看着一里外快速追来的老虎,萧邕强行咽下一口口水,使发烧的喉咙稍微润湿一下,喊道,“刘博凡,你带赵欣雅和赵涵义到蛙坑里蹲着;张俊发和吕发财,你们两个到前面那个台阶上蹲一下。”

    刘博凡吼道,“萧师兄,我的速度比你快,我在后面引开它!”

    萧邕厉声吼道,“听我的!抓紧去趴下!”快速朝前跑去,老虎盯着他,快速朝前追去。其他五人看着他跑开,也分成两拨往指定的地方藏去;萧邕的安排是对的,两个地方都很浅,最多能藏五人,这还需要有人干扰才能不被发现。

    老虎越来越近,萧邕的心跳越来越快,“马上就到了!”萧邕使出吃奶的力气猛跑起来。

    双方距离还有五六尺的时候,老虎跃起,朝萧邕扑来。

    “就是这个时候!”萧邕猛地往地上倒去,头稍稍抬起,双手双脚完全伸开,尽力勾住地面,竭力阻挡往前滑行的距离。

    萧邕绝望了,自己再一次腾空而起,被跳起的老虎碰上背篓,迅速朝前滑去,瞬间腾空,“天要绝我!英子,哥哥再也不能照顾你了。”热热的泪流出,变成凉凉的水珠撒在脸上。

    虎啸声在耳边响起,呼呼的风从耳边擦过,萧邕眼睛没有聚焦,心里喊道,“爹,娘,你们在哪里啊?快把英子接走吧,就她一个人在这里了。”

    “噗通”“噗通”,前方斑白的老虎撞在树枝上接着又坠落下去,萧邕的脸和胸被树枝打得生痛,想抓住树枝,可速度太快,根本就抓不住。

    猛然间,下降的趋势迅速减慢,背篓上的绳子勒得脖子生痛;接着,萧邕又向上方飞去,眼睛什么也看不清,只感觉撞在坚硬的物什上,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躲在两处地方的师弟师妹听到虎啸声远去,战战兢兢地爬上最多八尺宽的崖顶,一路往前走去。一直到最前端那三尺宽的地方,没有看到萧邕残留的任何痕迹,伸头往下看,只见那棵不明杂树在那里随风摇晃。

    五里外的树林里,两个身影从两棵树上滑下,收起一付网子,快速往树林里窜去。

    张俊发,“我们把绳子接接,下去看看吧。”

    赵欣雅眼泪直流,“这鬼崖涧听说有万丈深,我们绳子加起来也不到二十五丈。”

    吕发财,“是啊,这二十五丈,我们看也能看到,下面那棵树应该在六十丈远。我说,我们还是回去禀报师傅,请他老人家做主。”

    三个时辰后,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如梳齿般的崖顶,走到最前方四下搜视,无任何发现;静立片刻,随即转身朝树林里走去。

    在经过一丛灌木时,皱着眉头围着灌木转两圈,“羊藿香?模拟母老虎体味来吸引公虎的烈性草药?那老虎是人为引来的?”脸色阴沉地继续往里走去。

    冥冥中,萧邕睁开双眼,发现有光射进来,自己正靠在石壁上,背篓还在背上。

    站起来疑惑地转头四顾,“这是哪里?”

    “蠢货,自然是洞穴里。”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完全是一种不屑一顾的语气。

    “洞穴?”忽然惊道,“谁,谁在说话?”

    “还有谁?自然是本鼎,至高无上的镇鼎!”

    “你在哪里?”萧邕转头看去,一丈见方的石室内旁无他物,一丈高的顶部也是没有任何东西。

    “本鼎在你的脑袋里。也不知道本鼎遭了什么罪,竟然跑到一个尚未开脉的废物身体里。喏,小子,你遇到本鼎,也算是一段缘分,本鼎就送你一套功法,希望你能三年内提升到武师境阶,本鼎才有重现威风的机会。”

    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一本小册子,黄黄的,伸手抓住没去翻看,随手装进兜里,说道,“怎么可能?龙星大陆最高境阶才是武师。再说,本人不喜欢修炼,志在炼丹,成为龙星大陆最有名的丹师。”

    “丹师有什么出息?还不是要修炼者保护?要是你有武士的功力,何至于被一只刚刚开脉的老虎追成狗样?”

    萧邕顿时无语,转而问道,“这是第几天了?”

    “第七天。你还不抓紧看看我给你的功法,马上修炼?!”

    萧邕呆了,惊叫道,“七天!妹妹在家怎么样了?不行,我要马上回家!”说着,就往洞口跑去。

    “小子,抓紧修炼!”巨大的声音震得萧邕脑袋嗡嗡的响。

    “我要回去看我妹妹,今后有的是时间修炼。”

    “唉,没想到本鼎饥不择食,找了一个完全没有修炼基础的废材,还对所谓的亲情看得这么重。小子,修炼者寿命无限,你现在所看到的亲情今后犹如过眼云烟,只有修炼才能长长久久。”

    走到洞口的萧邕朝上下左右看去,嘴里说道,“那些都是不靠谱的,我要的只是现在照顾好妹妹,今后也能照顾好她。没有当下,哪有将来?难道修炼就要把人修炼得不顾亲情?这样的修炼不修也罢,我本来就不想什么修炼,我追求的是成为丹师。”

    “好好好,你今后有时间先把那套功法看看,行不行?”

    镇鼎鼎灵现在也拿萧邕没办法,遇上这样一个人,也是自己确实寂寞了数百万年,再不找一个人进驻,自己也是马上就要烟消云散。

    “嗯?这树上还有两个果子?”在看向那棵不知名的杂树时,忽然发现里面有两个比鸡蛋还小的果子,一个城金黄色,一个则是通红。

    放下背篓,拿出捆绑在里面的绳子,系在洞口,拉了拉绳子,确认不会松;长期在深山绝壁上采药,对这些安全问题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

    忽然,觉得自己是浑身无力,拿过背篓,在里面翻了翻,“吁,东西都还在,不然得饿死了。”

    “你也真是差劲,竟然连储物戒都没有,吃的用的还放在背篓里。”

    “储物戒?什么东西?我师傅有一个储物袋,我看到宗门才三个呢。”萧邕有些惊异又有些得意地说道,接着就把一块干饼塞进嘴里。

    “储物袋?那是最低级的东西了,装的少,还很不牢靠。只要你认真修炼本鼎提供给你的功法,本鼎未尝不能给一个储物戒给你。”

    “那你现在拿来,等会我好装那两个果子。”萧邕含含糊糊地说道。

    “滴血认主吧!”

    萧邕傻傻地看着眼前悬浮着的一枚戒指,顾不上咽下嘴里的干饼,连忙将其戴在右手无名指上,伸出左手食指在背篓边上的藤条末端一划,血珠迅速凝出,在戒指上一抹,感觉脑袋里多了什么东西。

    “唉,你又没有意念,即使有了储物戒也放不进东西,疏忽了。”

    萧邕咽下嘴里的饼,问道,“要怎么放进和拿出?”

    “你要想着那放进和拿出的物品。”

    萧邕闭上眼睛,手中的干饼忽然不见,接着又出现在手中,“哈哈,这就是有意念了?”取出那本小册子,随即装了进去。

    镇鼎也是暗自惊讶,没看出萧邕有什么不同,却是能用意念拿进和拿出储物戒里的物品;按理来讲,需要武士或内视境阶的修士才能进行这样的操作。

    迅速把饼吃完,拉着绳子下到树根,然后爬上树,“咦,这两个果子的表面怎么还不同?一个表面像有蛇的影子,一个表面像有鸟的影子,没见过。”凭着自己对药材的了解,萧邕知道这果子没有毒性,反而是灵气充足。

    呆呆地看了两个果子片刻,这才试着用所谓的意念包裹着金色的果子,然后往储物戒里面送。看到金色的果子消失不见,确信已经进入储物戒以后,才发觉自己已经头昏眼花。

    “怎么不快点摘完?”

    “用你说的意念摘果子,头有些发晕,要歇息一会才是。”

    “有了储物戒,就开始显摆起来。一伸手的事,还要用意念,不是自讨苦吃?”

    “药材方面的东西你不懂,很多药材是不能用手的,还有的不能触地,没有别的工具,不用意念用什么?”

    歇息一个时辰后,又将像鸟一样的果子摘进储物戒,这才下树重新回到洞府。

    “小子,你发达了!抓紧把果子吃下。”

    “这是什么果子?”

    “本鼎也不知道,没研究过丹药和药材,不过这果子看起来很不平常。”

    “废话!我看着也不平常,我经常炼丹的,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果子。我自己吃一个,给妹妹留一个。这个像蛇的有些吓人,我吃了;这个像鸟的就留给妹妹,她喜欢漂亮一些的东西。”

    镇鼎暗地里哼了一声,明明是像龙和像凤,偏偏说成是像蛇和像鸟,而这类果子是可以改善修炼者根基的。没知识,真可怕。镇鼎不禁在心里讥讽一句,报复萧邕先前说他不懂药材方面的东西。

    ps:各位大大节日快乐!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