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时间约会 第一章 神奇手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文华高中是北京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

    此刻,北京时间17点50分,文华高中校门口,三四个学生模样的男子聚集到一起。其中一个男子说道:“辉哥,我看那小子应该是早跑了”,语气上似乎颇有不甘。

    “妈的!”那名名叫辉哥的男子怒骂一声,甩掉手头上的烟,狠狠的说道:“明天别让老子逮到你,操”。说完就带头离开了文华高中。

    这群人刚走,文华高中垃圾场上便冒出了一个头,老鼠?

    萧南一溜的从垃圾堆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不知名物。样子虽然狼狈,可是表情只能用高傲来说,“哼,想要抓我,凭你们”?

    嚣张吧?那是。

    只不过语气虽然嚣张,可这心里却是一肚子苦水。

    那些人萧南也认识,而且很熟,毕竟也和他们打了三年交道。给他们的钱没有,少说也有800。

    同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他们和萧南

    呃应该说是和其他同学不同的是,别的人是来上学的,而他们除了上学,更身兼另一种职业——擂肥。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保护你们的安全,收一点保护费而已。

    萧南常常在想,要是你们不‘保护’老子,老子就比不戴安全套更安全。

    你说你们擂肥就擂吧,擂我做什么,老子又不肥。

    不仅身体不肥,就连家里同样也不肥。

    萧南的家里是开杂货铺的,一年上头也赚不到多少钱,更何况还是在这生活水平消费高的北京。

    可是哪个父母不想望子成龙,为了使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萧南的父母省吃俭用,用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给儿子读好的学校。可是二老却并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学校是个什么状况。

    说起这个萧南,还真不知道怎么说。说他学业不行吧,可他偏偏又在什么尖子班里头。夸他成绩不错吧,可在班上又是垫底。总之就是半生不熟,不好吃,也不好说。

    “这块,拿去坐的士”。

    呆呆的望着远去的8号巴士,看着手里的这张崭新的‘红太阳’,萧南的心,那个汹涌澎湃啊。

    巴士司机出钱让乘客坐的士,这在历史上恐怕还是头一遭吧。

    妈的,不就是身上有点‘夜来香’的香吗?

    “来,这张给你”,居然又一张‘红太阳’!

    萧南本能的一接,而就在这时,“啪”“啪”的两闪,“王先生,您这样的善举平均每天做多少次了”?一群记者围着那个给钱的‘善人’,争先恐后的问着各种问题。丝毫没有注意到萧南那张青色的脸,怒啊,把老子当成什么了~!

    乞丐?老子像乞丐吗?除了手上的200块,萧南的口袋里还有1百多块呢。本来这是萧南准备上交的保护费,可是因为她萧南才留着的。

    她叫明青萱,是文华高中三年级理科尖子班的班花,也是文华高中的两大校花之一,萧南的同班同学。当然,同班同学只是萧南单方面这么认为的,因为别人或许根本不知道班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再过两个月高中就要毕业了,以明青萱的成绩,想要考取清华大学绝对只是走走过场这么简单。

    而自己?萧南气馁的想到,自己和她比,一个是天,一个的杂草,丝毫不起眼。

    不过正因为如此,萧南才要把握机会。喜欢一个人不是罪,有罪的是喜欢她却不让她知道。足足三年,萧南从一进校门,第一眼看到她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怜悯他,文华高中那么多班,而且每一学期几乎都要分一次班,可就是没有把他和她分开。

    至此,萧南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决定要在毕业那天像她表白。可是表白不能只靠一张嘴吧,那还需要莫大的勇气。而这份勇气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要不然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敢当众向校花表白。

    为了表白,萧南几乎翻遍了所有的恋爱宝典。终于,让他找到了一句至理名言——勇气不足是可以用金钱来补充的。

    所以,萧南才会把钱留着,为的就是要买一份足够让自己充满勇气的礼物。

    可是现在,萧南那本就不多的信心几乎都被远去的巴士司机,和刚才的那位可恶的施舍者给打消了。不仅如此,周围那些可怜、厌恶的眼光仿佛已经将萧南的信心值变为了负数。“给点钱吧”,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苍老的哀愁。

    萧南一看,这才叫乞丐嘛。老乞丐身着破烂,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拿着个破碗,呃碗里好像还有几十块钱。看了看自己,老子哪里像了,身上毕竟还穿着文华高中的校服了。虽然有些破旧了。

    “咳”“咳”

    萧南环顾了一下四周,佯意着咳了两声,顺便将手中的两张红太阳丢进了老乞丐的碗里。虽然有些心疼,但还是要告诉所有的人,老子不是乞丐。

    可是,换回来的,只是那些人更加鄙夷的眼光,仿佛在告诉萧南:你也只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家伙。

    可恶,真是岂有此理,这群可恶的猴子。

    萧南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快要沸腾了,是愤怒,还是羞愧?

    一气之下,萧南竟连同兜里的多块也都一起给了那乞丐。钱刚给,萧南就有些后悔了,这可是自己拼死留下的钱啊,还没买礼物向校花表白,却便宜了这个乞丐。

    不过想一想,即便向校花表白,最多,也最好只是换来一张‘好人卡’。“你很好,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位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哎”!算了,还是不要再痴心妄想,凭自己也配追校花?

    “哈哈,小友请稍等”,正当萧南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乞丐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干嘛,老子身上所有的钱都已经给你了,还想怎样?老者继续说道:“没想到在如今如此世俗的社会中还有人肯倾囊相赠,也罢,老朽就送你一件礼物”。说着老乞丐从怀里拿出一件什么东西出来,萧南一看,原来是个手表。

    手表呈银灰色,款式嘛好像和劳力士差不多。

    妈的,现在的仿制品也太没职业水准了,不镀金,起码也要镀点铜吧。

    萧南接过手表,左看右看,除了普通还是普通,除了俗气,也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它。

    老乞丐似乎看穿了萧南所想,声明道:“它可是很有用处的哦”。

    “什么用处,难道这是块防水表,还能不用电池”?

    “哈哈,那只是最基本的”。

    萧南**了一下,不像条的手表啊。靠,比老子还会骗人。看了看周围,此时哪里还有老乞丐的影子?

    等等!!等等!!

    不好~!萧南一看表上的时间,5点55分,完了……老妈那飙的样子一瞬间涌上脑海,不禁让萧南打了个寒战。

    “臭小子,到哪里去鬼混了,这么晚才回”?呃迷路了。

    “小兔崽子,是不是又迷路了,明天要不要我亲自去接你啊”?

    “小王八蛋,你这是和谁打架了弄得这么脏,还破皮了哎!多块钱的衣服啊”?

    总之6点之前一定要赶回家就是。只不过老天爷似乎很想作弄他一般。

    “小伙子,能不能扶我过马路啊”?一位老奶奶说。

    啊~~这个这个好吧,,喂!喂!妈的,开这么快做什么,法拉利了不起啊,操。

    “请问一下,长城怎么走”?一位旅客道。“的士司机知道”。

    “嗨,帅哥,要不要进来坐坐啊”?漂亮女郎眼睛一闪一闪的,好迷人哦~!

    啊~~这个,不好吧。

    不知道经历了几个世纪,萧南终于到家了。疲惫的倒在沙上,感觉是那么的柔软,即使它本身是很硬的。

    “哼哼”

    而就在这时,两声哼声突然传来,这其中仿佛透露着无尽的威严,让本已疲惫不堪快要沉睡的萧南,呃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糟了,刚才想好的借口,好像忘了。

    “今天不错,回来的很准时,进来端菜”,没有想象中的暴风雨,换而来的是一句极其温馨的家常话。怎么回事?莫非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

    还有,刚才老妈说的准时是什么意思?

    “你在什么呆,还不快进来端菜”。

    “啊,好,好,来了”。

    刚端完菜老爸就回来了,一进门老妈就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是啊”,老爸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生意不多就早点关门了”。

    在家里,萧南觉得自己和老爸可以说是同病相怜——什么都得听妈的。可唯一不同的是,老妈希望我回的早,而希望老爸回的越晚越好。

    只不过,老爸今天回的很早吗?

    萧南看了看手表,不看还好,“啊~!”

    “砰~~!”

    好像是碗摔碎的声音——老妈刚从厨房拿碗出来。

    而老爸,呃好像是呛到了,因为他正在喝茶。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刚才没有来临的暴风雨现在即将登场。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着魔了,还是疯了”?

    “你这小王八蛋是不是一天不骂就过不得”?

    “今天不许吃饭,明天没有零花钱”,终于说到重点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