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章 我是牧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幽暗的柴房中,半截白蜡烛插在墙角,烛焰被从破窗户吹进来的风弄得忽明忽暗,隐约能看到地上撒的几张纸钱,而在一旁的长凳上躺着一位少年。


    
这少年全身的衣服早已染成血色,胸前是一道叠一道的暗红色血痕,血肉已经被抽成烂泥,衣角上稍稍凝固的血珠未曾滴落在地上,而在地上黑压压、密密麻麻的蚂蚁在撕咬着渐渐凝固的血块。


    这少年已经死了很久了!


    
他是被活活折磨而死,全身袒露的地方除了乌青的瘀伤,就只剩下深入皮肉的血槽。此刻,他全身都泛着苍白,尤其是脸上像是打了一层白蜡,这明显是血液流逝过多导致的死亡。


    一个少年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最终被扔到柴房之中,感受着血液从身体一点点流逝,那种静静等待死亡的恐惧是身体伤害的百倍。


    这要怎样的仇恨才会下这样的狠手?


    
片刻功夫,地上的血泊被蚂蚁大军蚕食干净,顺着长凳已经爬到少年身上;就在它们要享受这顿丰富的晚餐时,夜空中一道惊雷降下……一颗金色的流星顺势袭来。


    这“流星”枣核大小,周身环绕金色的光晕,整个房间在这一瞬间都被照亮;只见“流星”像是认准了目标,直接钻进了少年的身体。


    下一刻,早已死去的少年渐渐恢复温度,手指微微颤动。


    “丝……”


    
少年眉头紧皱的同时,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开口的那一刻就本能的忍住然而吸了口凉气。几乎是瞬间,少年就适应了身体传来的疼痛感,一个翻身来到长凳后面,将自己的身子挡住,同时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在他确认没有危险的瞬间,整个身子直接瘫软在地上,背靠着长凳,额头上布满黄豆大的冷汗,而胸口上微微融合的伤口也在刚才撕裂,鲜血疯狂的向外涌着,上衣再一次被血液染红。


    
少年宛如野兽的眼睛仔细看了看胸口的伤势,紧接着一把将胸前破碎的衣服撕开……良久之后,胸口的伤口被包扎好,口中吐出一口浊气后眉头紧皱的看着四周。


    “我怎么会在这里?”少年满脸疑惑的表情,脑中开始回忆……


    当半截蜡烛彻底烧完,柴房再次回归黑暗后,少年发出一声惊叹:“难道是穿越了?”。


    
原来此刻占据少年身体的并不是本来的灵魂,而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一名特种兵。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即便是作为特种兵也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过,就在此刻,一些零碎的记忆传入脑海之中。


    
他苍白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狰狞,整个脑袋像是被人撕开一道口子,无数记忆和内容硬生生的塞了进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的痛即便是经历了战俘营训练的特种兵都难以承受。


    …


    
大约半个小时后,虚脱的他平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柴房屋顶,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在记忆中他知道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叫:牧羽,所在的地方叫青石城,是山河北郡四城之一!


    “神魔大陆?神国?魔域?”黑暗中传来他疑惑的声音,而脑海中牧羽所知道的信息瞬间闪过。


    
神魔大陆是万年前神魔两族大战的主要战场,最终神族险胜,上升天界,留下神国防止魔族卷土重来;而魔族则退回幽冥时也留下后手,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形成神国魔域分庭抗礼之势,而在神国之内分为四郡八都十六城,等级无比森严。


    “竟然是一个玄幻世界,身体这么弱,难怪会被一个妓女欺负致死,看看这伤那妓女也是够狠的。”声音略显低沉,语气中充满杀意。


    
原来牧羽是青石城里怡红院中的小二,身为半妖的他,是神国之中最低贱的存在,与奴隶没什么两样,平日里就是伺候一些客人,听从那些妓女的安排。牧羽只不过是不小心把茶水溅到一位名妓身上,况且,是那名妓自己撞到的,结果牧羽便被抓到地牢折磨致死,才有了现在这些事情。


    如今他不但继承了牧羽的身体,同样也继承了牧羽的记忆和怨恨。在潜意识中,他已经把自己当做是牧羽,所以,这个仇他一定会报!


    
就在这个时候,柴房门发出“嘎吱”的推门声,一道瘦弱的人影从推开的门缝钻了进来,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生怕惊动了其他人;一手扶着墙角,试探的向屋内走去,另外一只手里拿着的好像是烧鸡,牧羽已经闻到香味了。


    
黑暗中,传来阵阵抽搐声以及低语:“牧哥哥,平日里你最喜欢的就是烧鸡了,小雪给你偷了一只,希望你在路上时候不会饿到。牧哥哥,平日里都是你照顾小雪,今天小雪就给哥哥你报仇,杜鹃那贱人小雪一定会杀了她的。还有,其实小雪一直有件事没告诉牧哥哥,其实我是……”。


    
“小雪!”牧羽听到“小雪”这两个字,瞬间便想起来了。小雪同样是半妖,是跟自己同时来到怡红院的,平日里相互照顾,如同亲人一般!连忙阻拦道,以至于小雪后面想说的话已经被打断了。


    小雪先是一惊,紧接着大喜道:“是牧哥哥?”。


    下一刻,便见小雪顺着声音冲了过来,一把便将牧羽抱住,“牧哥哥,你没死,真的太好了!”小雪激动的说道,声音都有些发颤。


    
第一次被异性抱住牧羽没有丝毫不适,像是早已习惯这种,手掌抚摸着小雪的白发。同时触碰到小雪头顶上的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出于对半妖的好奇,牧羽不由的多抚摸了几下耳朵,除了软软的并未有其他感觉;反倒是小雪身子不由震颤了几次,完全瘫软在他身上,良久之后小雪小声说道:“牧哥哥,你好坏,竟然……竟然欺负小雪!”。


    牧羽一愣,瞬间才想起,小雪最敏感的便是耳朵,而且貌似是催情的地方。


    “小雪,那个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嗯呢,牧哥哥,小雪再去厨房给你找找还有没有什么吃的了!”


    …


    说完,小雪匆忙的逃出柴房,模样可爱极了!


    而就在此刻,牧羽眉头瞬间紧皱在一起,眉宇中间竖起一道半寸的皱纹,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