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章:南柯一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色阴沉,早时便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屋脊、树木上,到处白茫茫的一片。乌黑油亮的大门在雪色的映衬下十分醒目,站在门口看门的小厮冷的直跺脚。冷墨轩大步从门中走出来,小厮立马迎上前,做行礼状。
冷墨轩身姿凛然,穿着一件黑色长袍,腰间系着犀牛角带、戴着一枚玉佩,披着一件黑色大氅上面用银线绣着一匹奔腾的白色烈马。黑色长袍领间袖间都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一副福贵逼人之相。
柳涵雪紧追着冷墨轩出来,从后面环抱住正欲上马车的冷墨轩,“墨轩~求求你,别去。”柳涵雪言语之中满是卑微的祈求,眼眶通红。
冷墨轩表情淡漠,并未说话,甩开柳涵雪便又欲上马车。柳涵雪被甩的向后退了几步,马上又扑上去,紧紧的拽着冷墨轩的袖子。“墨轩,我知道我错了,我改,我都改,求求你别去。”说着眼泪便从眼眶里滑出来。
冷墨轩已经不耐烦到极点,抬手狠狠的甩开柳涵雪,力道过大,柳涵雪直接被掀倒在地。
“够了,不管如何,我这次也一定要休了你。”冷墨轩并未低头去看倒在地上的柳涵雪,冷漠的留下一句话,转身上了马车,马夫扬鞭赶着马车疾驰而去。
柳涵雪此时才缓过劲来,急忙爬起来,她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拦住冷墨轩,“对,墨轩只是暂时被那个女人迷惑了,一定要拦住墨轩,他以后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柳涵雪回想起第一次见冷墨轩时的场景,那是在一场马球会上,冷墨轩的马上英姿一下子便吸引住了她,正好她有机会上场与冷墨轩打一场马球,许是太过紧张,她竟从马上坠落下来,马正在疾驰中,轻的也要摔得断手断脚,冷墨轩却接住了她。
那张英俊的脸出现在离她那样近的地方,嘴角挂着浅浅的好看的笑容,眼中好像星辰流转,“柳小姐可有受伤?”冷墨轩的声音也那样好听。那以后柳涵雪便被冷墨轩俘去了全部的芳心。
天下原来也有这样幸运的人,皇上指婚,竟将她指给了冷墨轩。一身大红嫁衣,柳涵雪嫁入了侯府,‘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错了,这一切好像都错了,成亲五年,冷墨轩竟一次都没有踏入过柳涵雪的房门,就连新婚之夜也是草草了事。
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女人被冷墨轩收房,柳涵雪渐渐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下人哪件事行错了或是那句话不对,柳涵雪便要打人骂人,曾有一个下人给房里的盆栽浇多了水,被柳涵雪打了十杖,半月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冷墨轩一房姨娘高倩,较得冷墨轩的宠爱,也不知哪里得罪了柳涵雪,柳涵雪竟拿着剪子将高倩的一头长发剪了个乱七八糟。
有失妇德、嚣张跋扈、嫉妒成性,京城谁人不知柳涵雪。就像现在,那个头发散乱,衣着不整,追着侯府马车的女人,路人不用猜也知是柳涵雪。
柳涵雪紧追着马车,这女人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竟追着疾驰的马车追了整整两条街,头上的钗环头饰都跑掉了,头发披散开,衣裙上沾着雪,脸和手都冻得通红。
“侯爷,真的不用停车吗?”赶车的马夫见柳涵雪这幅景象,心中不免动容,最终没忍住,试探性的问冷墨轩。
冷墨轩正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听闻马夫的话,只淡淡一句:“赶好你的车。”
柳涵雪脚腕一疼摔倒下去,俯面重重的摔进半化未化的雪水中,雪、水、泥沾了满脸满身。她也不顾,爬起来,马车却早没了踪影。
“你要休妻?宣平侯你可想好了,这可非同儿戏,朕将相府嫡长女许配给你,其中缘由不用朕说你也该心知肚明。怎能休妻?”
大殿之中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冷墨轩安静的站在圣前,臣者姿态,少了几分锐气。
冷墨轩正欲张口,便有宦官进来通报,宣平侯夫人求见。
柳涵雪迷迷糊糊便被带到了殿中,她的头发还往下滴着污水,虽素来也听闻些柳涵雪的荒唐事,但没想到她荒唐如此,京城贵妇竟毫不顾忌形象,没一点端庄之态。
皇帝勃然大怒,但多少顾忌着皇后及柳家颜面,并未让冷墨轩休妻,而是贬柳涵雪为妾室。
这道圣旨就像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柳涵雪的脸上,将她打的清醒了些,她原本期盼着冷墨轩终有一天会回心转意,今天才明白,什么回心转意,冷墨轩的心从来就没有在她身上过。
五年来的翘首以盼,不过是南柯一梦,现在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柳涵雪不再哭闹,木讷的跟着冷墨轩回了侯府,乖乖的搬离主院,住进了一间小破院子。
夜色降临,寒风之中月牙儿透着丝丝凛冽的光,犹如尚未融化的寒冰,柳涵雪呆滞的坐在床边。错了,终究还是错了,嫁入侯府之前她曾也是名满京城的才女,弹得一手好琴,写得一手好诗。她曾那么骄傲。
现下柳涵雪环顾四周,小而狭窄的房间,只一只光线阑珊的蜡烛在那半死不活的燃着。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变成了自己都想去嘲笑的人。
三日之后冷墨轩便会迎新夫人进府,新夫人名叫苏忆儿,这才是冷墨轩真心喜欢着的女子,苏忆儿出生并不好,父亲不过是城门上的一个守卫,哥哥又游手好闲。此次冷墨轩如此决绝的要休掉柳涵雪就是为了给苏忆儿一个嫡妻的名分,“忆儿,我一定要用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抬你入门。”
还真是可笑呢,输给了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子,柳涵雪从袖间摸出一个瓶子,嗤笑了一声,一仰头将瓶中的东西都灌了下去。片刻柳涵雪倒下去,手中的瓶子滚落,那里面原本装的是毒-药。
白羽站在云间,将一切都看在眼中,活了千年见的多了,这样的事在白羽心中能掀起什么波澜,也就只暗暗感叹了一句:“多情自古空余恨~”。
白羽一身暗红色裙裳,头发皆盘在头顶,带着狐族王冠,长相清秀,却因为神情给人一种不可阻挡的畏惧之感。
令半个妖界闻风丧胆,白羽在妖界已经登峰造极,成仙成了她的目标,可管着妖界成仙的那个老头太白金星非说白羽不够资格,于是给了她这么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任务,在这里观看柳涵雪的一生。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连续好几天白羽都在这里看柳涵雪,现在她死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算是任务完成了吧。
“看出什么门道了吗?”是太白金星那老头。
“我说老头,你不让我成仙就直说,这有什么门道,像柳涵雪这样的人你我见的还不多吗?”白羽道。
太白金星摇摇头,“既如此,你自己下去看看吧。”说是迟那时快,没等白羽反应过来,太白金星便伸手推了她一把。
妖界有妖界的规矩,妖不能擅自进入人类世界,白羽错愕之际就觉得身子一轻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