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章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青山,绿水,竹林,细雨……

    春意盎然的气息构成了一副美妙的画,张一凡正在这幅画中舞剑弄影,激烈的剑气切断了天空的落雨让四周形成了一片小型的真空地带。

    忽然,他目光一凝抬头看向了丝丝落雨的天空,阴云密布的云层下出现了一个格外醒目的白点。

    雨中的白点在他目光中被迅速放大。

    “什么东西?”

    张一凡的目光随着那个逐渐放大的白点迅速下移。

    ‘砰’!!!

    一声巨响,然后……

    张一凡就眼睁睁看着离他三米远的院墙角落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坑里有一个人,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白衣女人。

    “救……救救我……”

    “这都没死?!”

    张一凡震惊的看着用尽全力抬头的女人,她伸出了那只被雨水冲刷的惨白的手,血色的双眼写着大大的三个字……

    没救了!

    不,应该说是,命真硬!

    张一凡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移开,他有些凝重的抬头看向天空。

    半晌过后上空并无异样传来,张一凡这才收回了目光。

    他右手一挥,一层淡到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半圆形光罩如倒扣的巨碗把他和四周无数建筑隔绝了起来。

    落雨也被这层光阵隔绝无法落下。

    此女负伤严重,身后定有强敌追踪,她身上残留的血腥气息和其它味道很容易将敌人引来,而这座提前布置的阵法可以暂时将此地和外界彻底隔绝起来。

    “你……你放心,没人追来,你……帮帮我……”张一凡的谨慎和细心让这个女人感到一丝安全。

    虽然隔绝了这里的气息,但救还是不救,对张一凡来说这是个问题。

    “你被谁追杀?”

    “化……化尸宗……”

    张一凡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仙门道宗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势力,自己救人必将沾惹难以承受的后果。

    要不……

    直接原地给她埋了?

    看她自己弄出来的坑位大小也正好合适!

    “求求你,救我,我愿答应你任何要求!”似看出了张一凡的心中所想,女子目露绝望却又不甘就此消亡。

    “你老实回答我,真没人追上你?”

    “他们……知道大概方向,但不知……我在这里……”

    他们,也就是说追杀她的至少是两人以上。

    还是连仙门道宗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化尸宗高手,张一凡倾尽全力都不一定能留住他们,一旦留下活口还将面临化尸宗无穷无尽的追杀。

    这岂非是一场无妄之灾?

    想到这里就更加坚定了他原地填坑的想法。

    “你放心,等风头过去之后我会给你立碑刻字的,把你的名字、家门、师承说出来我记录一下吧。”

    他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本,竟真打算开始记录信息。

    “……”

    “你……你这混蛋,你见死不救,你……不是男人……”

    话没说完,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女子含着最后一口气愤怒的盯着张一凡。

    “从骂人这方面的劲道来看,你应该余力充沛,要不我扶你起来继续跑?”

    张一凡的话戛然而止,他想了想,道,“哎呀,这也不行,万一你给化尸宗说是我扶你起来的,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岂不是要来找我麻烦?”

    可就这么把她埋了是不是太残忍了,我虽不是什么善人,倒也不能做个恶人吧。

    要不……

    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不救你,也不杀你,我就当没看见你,这总没我什么事吧。

    “咳咳,那个啥,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这座大阵挡几个大乘期还是没问题的,你好生待在这就当没看见我,我就不掺这趟浑水了!”

    张一凡说完收起本本竟真的扭头便走,丝毫不带犹豫的。

    “喂,你别走啊,你这个混蛋,你就不是个男人,你……”

    看着越来越远的张一凡,柳幻雪想奋力起身留住他。

    可是左臂齐肩而断的伤口外加大腿上那深可见骨的刀伤让她根本无力站起,轻微的小动作都差点让她疼的晕厥过去。

    情急之下她慌忙说道,“你……你站住,我有葬仙门的钥匙,你救救我,我把钥匙给你,我什么都给你!”

    已经快要从她视线消失的张一凡忽然顿足。

    葬仙门是埋葬仙人的地方,一些葬仙门据说还能找到成仙封神的机缘,但前提是你得有进入仙墓的钥匙。

    如此贵重之物,她为何能直接拱手送人,莫非只是想把我引过去,然后就近给我致命一击,以此来胁迫拉我下水?

    此女虽受重伤,但如果准备充分,她依旧有重创别人的机会,再加上化尸宗的强者要正好找到这里……

    想想都是不寒而栗。

    宝物虽然珍贵,但怎能比得上自己的性命贵重?

    “姑娘,如此贵重之物在下实在受之有愧,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享用,我就先撤了!”

    张一凡再次迈步向前,他已不打算在此多停留哪怕半分。

    “你站住,你救我性命,我把葬仙门的钥匙给你,但你若就这么走了……”柳幻雪森然一笑。

    张一凡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阴风从身后袭来,他只觉身上汗毛倒竖,身上竟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这女人的语气好生恐怖!

    “我若走了又当如何?”

    “化尸宗强者找来之前我先毁了钥匙,接着我会跟他们说你不但重伤我,而且还把钥匙也抢走了。”

    柳幻雪恶狠狠的瞪着他,“你长什么样就算化成灰我都记得,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们会认错人!”

    “姑娘,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你为何如此狠心对我?!”张一凡驻足扭头,满脸的委屈和无奈实在无处倾诉啊。

    天下如此之大,你为何就偏偏选中了我呢,我真的好委屈啊!

    “我不管,你救我,钥匙给你,你若就此离去,等着化尸宗无穷无尽的追杀吧!”

    张一凡就觉得最近眼皮子老跳是不是要发生点什么,现在看来自己的预感简直准的可怕……

    “姑娘,咱有事好商量,不就是葬仙门的钥匙嘛,我收就是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多少人能因为这钥匙连命都可以不要,我还得求着你你才能收下。

    过分,太过分了!

    柳幻雪心里是一通乱骂,却也不敢真将此话说出口来,万一彻底激怒他真的一走了之可就得不偿失了。

    “钥匙在哪?”张一凡走了过来,但依旧和这姑娘保持五米开外的距离,眼中的警惕也同样没有放松。

    “在储物宝囊里。”她脱口而出道。

    “扔过来!”张一凡说道。

    “喂,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小心,我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怕什么啊?”女子简直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家伙。

    “不是怕,这个世界的危险超乎想象,谨慎些总是没错的。”张一凡一本正经,女子一脸无奈。

    她奋力的把别在腰间的储物宝囊扔到了张一凡面前,就这个小动作她都差点疼的晕了过去。

    接过绣花的储物宝囊,张一凡迅速朝旁边的参天大树一指点去,碧绿色的光芒自指尖荡漾而出。

    大树绽放出了绿油油的光芒,接着整片如画的风景都亮起了绿色的光晕,一股磅礴的生机之力冲天而起。

    “你在做什么?”女子有些好奇,又有些震惊。

    这是五行木之灵脉的力量,掌控一种五行属性灵脉基本上已能算是一些宗门的重点培养对象了。

    “血腥味、胭脂味、灵气波动、汗臭味,足以把擅长追踪的高手吸引到这里,木之灵力可以将这些味道冲刷干净。”

    杀不能杀,走不能走,张一凡只能救了。

    要救人,一些准备工作是提前必须要做好的。

    “可是……不是有这座大阵……”

    她话没说完,张一凡右手一挥,头顶上的半圆形光罩消失不见,大雨又一次从天空落了下来。

    “你把大阵撤了?!”

    “不撤等着在这当靶子?”

    “噢,也对!”

    女子嘟囔了一句,眼中却也有一丝敬佩出现,这家伙虽然可恶了些,可思维还真是缜密。

    此地较为偏远,但贸然出现一座大阵定会引来注意,更别说那些正在追踪她的强敌了,见到此阵肯定要下来一探究竟。

    “接下来是……处理现场!”

    张一凡右手一抬,女子自坑里腾空而起,他看着那个不规则的人形大坑轻轻一吼,“土之力,驭土术!”

    泥土自四面八方而来将大坑填埋,待院子彻底恢复了原状后张一凡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而这女子早已万分震惊,五行灵脉他竟掌握了两种,要放在自己的宗门势力必定是天才级别啊,他居然窝在这么个小镇上?

    刚想到这里,女子面色突然一紧,她只觉体内被某种未知的力量侵袭,这一瞬间她竟失去了所有力气。

    “你……你干什么?”女子面露惊恐,张一凡如果有什么企图她现在完全就是一只待宰的羊。

    “防止你暗藏杀招,暂时控制你的行动力能让我免受无妄之灾,得罪了!”张一凡郑重的说道。

    女子简直哭笑不得,“我都这个样子了,还能藏什么杀招啊?”

    张一凡摇了摇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稳妥些总是没错的!”

    控制了这女子所有的行动力后,他隔空御物将其带进屋内。

    绕过后门进入书房,打开书柜又进了一个暗门,顺着石梯走了小会儿来到了一座布置相当精致的大厅。

    张一凡小心翼翼的把女子放到了大厅一张温热的玉床上,温暖且舒适的环境让她瞬间感觉到了倦意袭来。

    她实在太累了,身上的伤势早就可以让她昏迷几十次,只不过是强大的意志和求生欲一直让她撑到现在。

    可饶是如此,她还是强撑着不让自己睡着。

    天知道这个不认识的奇葩会在这里对自己做什么,虽然现在她也根本无法阻止张一凡的任何行为。

    “接下来我开始给你疗伤,你别紧张。”

    “你要怎么做?”

    “先驱除你体内的尸毒!”

    张一凡的掌心贴近女子的额头之上,温热的气息开始游走于她全身上下。

    接着就见一丝丝黑色的毒素宛如发丝般从女子的身上缓缓拔出凝聚到了张一凡的手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