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001章:眠眠,好久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他视你如命,你视他有病?

    世界有不绝的风景,他有不朽的爱你的心情……

    *

    “小姐,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吗?”

    空姐温柔甜美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唤回了姜亦眠微微飘散的思绪。

    她摇头,露齿一笑,“谢谢。”

    空姐走后,她百无聊赖的瘫在座位上,随手从包里抽出了两张宣传单,是去机场的路上被别人强塞的。

    她很少仔细看这种东西,只有找不到可以讨厌的东西时才拿来看。

    当然,也只是看看,琢磨一下待会儿折纸船的时候把哪面露在外面比较美观。

    这是她的一个习惯,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折东西。

    在姜亦眠眼中,万物皆可折。

    折了一艘纸船、两只小青蛙、三个小猪蹄……

    忽然,旁边传来了一道很轻的笑声。

    姜亦眠下意识转头去看,漂亮的杏眼中盈满了疑惑。

    谁在嘲笑本宫?

    四目相对,男人尽量敛起笑意,“很可爱,你的手很巧。”

    她扬眉,不置可否。

    “去洛杉矶读书吗?”他看她年纪很小的样子。

    破洞牛仔裤,纯白的T恤,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图案是一个很萌的小骷髅头,帽檐压得很低,他只看得到她奶茶色的唇和说话时时隐时现的浅浅梨涡。感觉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子,爱疯爱玩,应该很容易拐上手。

    男人兀自思量着,听见她说,“出差。”

    她的声音很清脆,像百灵鸟。

    “你已经工作了?!”看起来不像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折纸的手一顿,姜亦眠转过头看他,食指从下往上顶了顶帽檐,露出了一双充满灵气的眸子,隐隐含笑。

    男人看着,呼吸一滞。

    那是一张小巧、清秀、充满活力的脸庞,大大的眼睛,五官立体,线条优美的仿佛克雷莫纳小提琴。

    姜亦眠的长相用“美”来形容并不合适,更多的是可爱。

    额头饱满、琼鼻挺翘,五官都很好看,组合到一起就是让人感到很舒服的那种漂亮。

    女人的美大多分两种,一种是令人嫉妒的,一种是令人喜欢的。

    姜亦眠是后者。

    她有点婴儿肥,又是个小圆脸,肉嘟嘟的让人看了就像掐一把。

    男人指尖微动,也有这种冲动。

    简直可爱到犯规……

    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姜姑娘眨了眨眼,丢出了两个字,“你猜。”

    “嗯……”男人沉吟了一下,试探着问,“幼师?”

    感觉她应该很讨小孩子喜欢。

    姜亦眠摇头。

    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那是护士?”

    “相关。”

    “医生?对不对?”男人轻笑,觉得自己猜对了。

    姜亦眠也笑了,晃着背包拉链上的小骷髅头,恶作剧般的对他说,“算是吧,不过被我看过的人基本都死了。”

    男人:“……”

    笑容逐渐变的凝固。

    “小姐你……你真幽默……”默默擦了擦汗。

    “我没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姜姑娘从法医的专业角度出发,为这位勇于向她搭讪的先生详细讲解了一个曾经由她经手解剖的案件,“一个由搭讪引发的血案”,被害者是一名向凶手搭讪的男子。

    然后——

    接下来的一路姜亦眠都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静,让她得以安心继续她的折纸大业。

    可喜可贺。

    *

    姜亦眠并不是从小就立志当法医的。

    和大多数心存理想,一门心思想伸张正义、追求真相的警察不同,她一开始并不是因为那些积极向上的理由。

    最初她想当法医,完全就是为了赌一口气。

    事情,要从她5岁那年说起。

    当时,爷爷带她去一位世交家串门,那家里有个大哥哥长得特别漂亮,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双同样漂亮的手,可把她给高兴坏了,于是她就缠着他陪自己玩。姜亦眠至今都记得,那个哥哥和她说第一句话时笑的那个春风拂面,声音那个温柔动人,然后她就被蒙蔽了。

    他问她想玩什么,她说哄洋娃娃睡觉。

    他告诉她,有一个办法,可以一劳永逸,让洋娃娃睡得比以前都香、都甜。

    虽然当时觉得对方的话有点诡异,但奈何那张脸太有欺骗性了,于是姜亦眠就被迷得晕晕乎乎的把视为自己亲生闺女的洋娃娃交了出去。

    然后,重点来了。

    那位前一秒笑的俊逸迷人的大少爷,当着她的面儿,把她心爱的洋娃娃给肢解了。

    肢!解!了!

    更恐怖的是,他还一边拆,一边解说,告诉她哪里是动脉、哪里是静脉,如果他轻轻一扯,洋娃娃立刻就会肠穿肚烂。

    等到原本精致的娃娃在他手中变得面目全非,他还笑着对姜亦眠说,“你看,她睡得多熟,你再也不用担心她会醒了。”

    姜小公主当场就被吓尿了。

    正是那次以后,她才立志要成为一名法医,一个无论看到多么血腥的解剖场面都面无惧色的勇士。

    但在她接触这个行业之后,内心就渐渐被触动了。

    有些人认为,法医学在医学中,就像是远离热闹城镇的一处郊外房屋,研究尸体的医学,给人一种支流和末端的感觉。

    但姜亦眠却不那么想,她觉得法医是最后一个为死者说话的人。

    这份工作在于维护死者的权利,站在死者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倾听死者真实声音。

    尸体与活着的人唯一的不同,就是它是沉默的。

    活着的人会说谎。

    沉默的尸体却永远不会……

    *

    15:00

    飞机抵达了洛杉矶。

    一个不比其他城市更糟糕的城市,一个富裕、繁荣、充满自尊的城市,一个失落、挫败、充满空虚的城市。

    这不是姜亦眠第一次来。

    下机之后,她去取行李。

    她的行李箱上贴了一个骷髅头的贴纸,很好认。

    拖着大箱子走出机场,6月份的洛杉矶已经被炎热侵袭,姜亦眠忍不住把帽檐压低了一些,后面梳的丸子头被迫往上翘了翘,有几根发丝脱离队伍掉下来垂在了白皙的颈间,她没在意,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她用英文流利的报出了一个地址。

    她这次来洛杉矶是跟师父一起和国外的法医交流学习的,师父早她两天到了,住在酒店里。

    她对住酒店这件事有心理阴影,家里也不放心,所以她三哥姜澜提前在这边帮她安了个窝。

    站在市中心的一栋酒店式公寓前面,姜亦眠在心里把她家三哥哥狠狠表扬了一顿。

    她住的房间在16层,出电梯的时候发现隔壁房间的门开着,有几名搬家工人在倒腾东西,看样子也是刚搬进来的住户。有个男人站在玄关那里,很高大的背影,宽肩窄臀,身材比例完美,就是不知道脸长得怎么样。

    姜亦眠没多看,径自拿了钥匙开门。

    骷髅头形状的钥匙扣和上面红色的小樱桃撞在一起,打架似的,叮咚作响。

    砰——

    直到关门声传来,男人才缓缓侧过身,露出了颠倒众生的一张脸。

    那样一副面容,已经不能“帅气”这样的字眼儿来形容,而是美,令人惊艳的那种美。

    尤其是那双眸子,晶莹的琥珀色,潋滟华光,熠熠生辉。

    白衬衫、黑西裤,明明是很素雅简单的打扮,可穿在他身上却莫名透出一丝性感。衬衫袖口被他随意挽到了手肘那里,颈间的扣子没有系,露出了形状完美的锁骨,一条银色的链子在夕阳下闪着光。

    他站在那,自成一道风景。

    “封先生,都收拾好了。”搬家工人把单据拿给他签字,忍不住多瞄了两眼。

    好精致的东方男人……

    封北霆沉默的用左手接过笔,颜色略深的唇微微勾起,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七分散漫、三分慵懒,剩下的九十分全是性感。

    签好字,他把笔还给搬家工人,手重新插回到口袋里,另一只手里把玩着一个魔方,白净袖长的手指灵活的拨弄着,一大堆彩色的方块绕着最中间刻有“M”字样的纯白方块飞速旋转,看得人眼花缭乱。

    工人走的时候体贴的帮他带上了门,夕阳的余晖从门缝里钻出,照亮了上下跃动的尘埃。

    封北霆那双潋滟生光的眸子消失在门后,一声轻叹却从门内溢出,“眠眠,好久不见。”

    ------题外话------

    *

    ps:大奇带着眠眠和封四少来啦!!!

    【看文须知】

    1、封四少脑子有病,是真的有病,不是为了黑化而黑化,他从一开始就是个黑的,大奇和眠眠有三观,而且自认很正,但封四少没有,所以决定入坑后千万不要用看待正常人的眼光去衡量他

    2、眠眠是法医,但这文就是一个甜甜的恋爱文,不会有详细的破案过程,所有案件都是为了男女主搞对象,所以专业党不要深入考究,所有案件都流于表面,大奇不会详细的描写

    3、依旧有很多有爱的副cp,大奇是喝蜂蜜写的这本文,所以不会虐

    4、这文不占坑,开坑就开始连载,所以大家喜欢滴话记得投票票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