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001 安全区通行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下午橘色的太阳光,落在一座大型国际商业化城市上空,将一栋栋参天竖起的高楼大厦,染上了一片暮色。

    卿溪然坐在一片灰蒙蒙的落地窗边,用咖啡小勺子,缓缓的搅动着杯子里的苦咖啡。

    她神情木然的听着坐在对面的父亲水淼,说着将她和一一的安全区通行证,交给了彭袁英和李晓星两母女的事。

    彭袁英是父亲曾经的情人,现今的妻子,李晓星是彭袁英的女儿,父亲的继女。

    他极力解释着,因为彭袁英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在地面上已经不能够再承受日益加重的射线辐射,而彭袁英的女儿李晓星如果不能进入安全区躲避辐射,那她也不会进去。

    所以现在需要挪用卿溪然和卿一一的两张安全区通行证,把她们俩母女先送入安全区。

    卿溪然忍不住放下了手中搅拌咖啡用的小勺子,在一片蒙上了灰色的橘光中,抬起两排小扇子般的卷翘睫毛,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缓缓的喊了他一声,

    “爸......”

    水淼立即停止了他滔滔不绝的解释,有些紧张的看着卿溪然,手掌放在桌面一只牛皮封口文件袋上,神情愧疚道:

    “爸爸知道这对你和一一很不公平,可是你彭阿姨一定要坚持让晓星进安全区,然然,你体谅体谅爸爸,为了补偿你和一一,爸爸把名下所有的房产都留给你。”

    说着,水淼将手掌下的牛皮封口文件袋往前推,厚厚的牛皮文件袋划过木质的桌面,细碎的摩擦声响起。

    卿溪然面无表情的看着父亲,没有接他递过来的文件袋,只是挑眉轻声道:

    “新闻说根据有关单位调查,地面上的辐射是日益增强的,而迄今为止,因为抵抗不了辐射,人类、动植物都已经出现了死亡案例,爸,您确定要把我和一一进入安全区避难的生存机会,让给彭袁英和李晓星?”

    “新闻惯会夸大其词,没有那么严重......”

    “可也会对人类造成影响的,并且谁都说不好,这个辐射是有利还是有害的,不是吗?”

    打断父亲的话,卿溪然将面前的咖啡往前一推,银色的小勺子就这样放在咖啡杯子里,发出细微的轻颤。

    她双手抱臂,往椅背后靠,清澈的眸中,泛着点点冷意,声线清脆中透着些许凌冽,

    “一一是您的外孙女,她才四岁不到,爸,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彭袁英李晓星跟你并无半分血缘关系。”

    “可袁英是爸爸的一生挚爱,晓星是你彭阿姨的女儿!”

    水淼低头,疲惫的揉了揉额,朝着卿溪然摊手,

    “我知道你很气愤,我现在是在跟你商量,要你把你和一一的安全区名额让给你彭阿姨和晓星,我知道这对你和一一不公平,可是爸爸会再想办法,只要一想到办法,就接你和一一进安全区。”

    “房产在地面上,很快就没用了,因为人口会越来越少,生存环境会越来越恶劣,房产会越来越便宜,最后有可能一文不值。”

    卿溪然的杏眼睁开,摆事实,讲道理,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略带着些许讥讽,一阵见血道:

    “爸,我一贯来只当您会欺骗女人,却不知道您连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都骗,安全区是什么地方?曾经在地面上的人中龙凤,在安全区里遍地都是,您说您去了安全区,再帮我和一一想办法,您打算花几年的时间接我和一一进去?或者,几十年?”

    亦或者,一辈子都不会?

    “再者又说,我母亲已经过世,她是被彭袁英和您的奸情败露给气得出了车祸而死的,我不说找彭袁英报仇,但也做不到以德报怨,把我和我自己女儿生存的机会,让给彭袁英和李晓星。”

    见水淼开口,卿溪然抬手,制止了父亲要说出口的话,淡声且疲惫道:

    “我一直都很想说,彭袁英一直是您忘不了的挚爱,那在多年前,您为什么要抛弃彭袁英,转而迎娶我的母亲?为了少奋斗二十年?”

    卿溪然又道:

    “我和一一的安全区通行证,是我外祖卿家倾尽家产与资源,为我和一一买的两个名额,爸,您与彭袁英的伟大爱情需要得到证明,怎么着也轮不着我外祖家来买单啊。”

    坐在卿溪然对面的水淼,顿时哑口无言,他没料到一向沉默安静的女儿,竟然一反常态,为了两张安全区的通行证,就敢如此忤逆她的父亲。

    顿时,水淼的脸上就有些不太好看,沉着脸问卿溪然,

    “你现在是在为你母亲讨债吗?她自己受不了刺激冲出马路出了车祸,这件事你也赖在袁英的身上?”

    卿溪然深吸口气,跟一个诚心不讲道理的人,是讲不通道理的,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笑了一下,苦涩道:

    “ok,我不谈您与我母亲还在婚姻关系内,您就出轨彭袁英,导致我母亲撞破你们的奸情,受不了刺激神情恍惚过马路时出了车祸一事,我只谈那两张通行证的事儿。”

    顿了顿,卿溪然很严肃的又说道:

    “彭袁英是个母亲,她身体孱弱,但一定要李晓星进入安全区,她才会跟着进去,她是一个好母亲,可是一一是我的女儿,我什么都能让,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但是关于一一,我不能让。”

    然后,卿溪然看着水淼,一字一句,十分郑重道:

    “谁要剥夺了我女儿生存下去的机会,我就跟谁拼命,彭袁英不可以,李晓星不可以,即便是爸爸您,一一的亲外公,也不可以!”

    “砰”一声。

    水淼恼羞成怒的拍了木桌一掌,冲卿溪然吼道:

    “你就是这么为人子女的?卿一一是怎么来的你自己也要点脸,未婚生子这种丢脸的事你都能做出来,忤逆父亲这种事也不用教了,做得很是手到擒来是吗?”

    他指着卿溪然,手指气得发颤,怒道: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通行证我已经让人送到了袁英和晓星的手上,你拿不到通行证,只能将名额让出来。”